莫忘江湖少年白

这里懒癌患者一只,更新不定,废话连篇。

【恺楚】如果(2)

补课一结束就立刻来更新,为了不ooc又去翻了一下原著,尽管好像还是ooc了。
以及因为我废话太多而导致老大依旧只出现在台词中。
…………………………
晚上8:00,盛大的法式晚餐结束后,小型唱诗班在交响乐的伴奏下歌咏,女孩们全都换上了夏季的礼服,三三两两的坐在沙发上,边听边做记录,结束后器乐老师会阅读这些记录。空气中流淌的是中世纪的复调音乐,悠扬的女声混合着悦耳的音乐,将上帝赞扬。而楚梓航只是淡然地坐在沙发的角落,面无表情地听着那一唱三叹的重复却又多层次的咏叹,她不由得将视线投向窗外,却只看见郁郁葱葱的树丛,和天际漏下的几点星光。察觉邻座的女生好奇的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她收回视线,继续看着手中的书。
她没有陈墨瞳那般超绝的侧写,甚至连基本的情感都无法从音乐中捕捉,对于她来说,这著名的乐曲不过是一群人用婉转的旋律在朗诵一些无意义的话。于是她不得不阅读大量中世纪的文献以了解这一著名的年代,从而了解这些音乐的内涵。从小到大,她的声乐鉴赏基本都是这么过得,而老师也不会吝啬给她一个优秀。而在这里,她遭遇了滑铁卢。第一次鉴赏,世界著名的音乐鉴赏家在她的记录里“称赞”她言之空洞、毫无情感,在之后的日子里,她的音乐鉴赏这门课一路高挂红灯,即使她非常努力也不过是将其从1提到了2。(注:此处采用的是欧洲常用的5分制,3分为及格。)或许是因为她没有流淌着“蓝色的血液”,所以做什么都照猫画虎吧?尽管她的其他成绩都保持在4的基础上。
不过没有人会因此看轻她,因为她是加图索家指定的新娘候选人,即使有时候感到不善的眼神,也都是嫉妒而非鄙夷,或许还有同情。几乎所有的女生都知道恺撒正追着他那据说全然不似淑媛的女朋友呆在芝加哥,并多次义正辞严地拒绝家族委派给他的新娘。女生们甚至猜测或许是因为恺撒迷恋的那个女孩是中国人,导致加图索家特地找了个中国的候选人——即便在座的所有人都没有听说过中国有个贵族家庭姓楚。
但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小岛上,没有人会愚蠢到对她冷嘲热讽,那是只配当她们洗脚婢的暴发户才会干的事。真正的贵族从来不会看轻任何一个人,因为她们都知道莫欺少年穷的道理,更何况这是加图索家委派的。虽然恺撒是下一任家主,但有时候,家主也拗不过家族,更何况这个女孩冷淡的言行下是掩藏不住的上位者的威严,有时和她对上眼,都会感到一阵心悸。
悠扬的女声已经停歇,小提琴的琴弦还在颤动,器乐老师朗声宣布课已结束,女生们纷纷起身将记录交给老师,行礼后告辞。金色鸢尾花学院执行非常严格的作息制度,不管多重要的课程晚上10:00都得结束,免得学生们睡不够第二天没精打采。
长廊上女生们的低语逐渐散去,楚梓航加快了脚步,回到了房间。
“出来吧。”楚梓航向床的方向低声道。
没有人回应,只有隐隐的均匀呼吸声。她叹了口气,掀开了床边的纱帘,一身高端黑色礼服的少年正躺在她的床上睡得正香,明显被精心打理过的发型都不安分地翘起一小撮。
楚梓航看着他,又重复了一遍:“路明非。”
“?”床上的少年一下子弹了起来,神经质地东张西望,见到是她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师姐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执行部的那些变态呢。师姐你不知道,他们简直是没人性……”
“可我也是执行部的。”楚梓航淡淡道。看着路明非明显被狠狠噎了一下,她不由得勾了勾唇角,在这种规矩大如天的学院,即便是尽责如她,也是想放松一下的。
“开始吧。”看着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的师弟,楚梓航非常善解人意的伸出了右手,示意师弟该回到正题了。 路明非点点头,从床下掏出一个包,拿出一个类似血压检测仪的装置,仔细检查后将贴片贴到楚梓航手腕上。这是一个装备部改装过的检测血统的装置,据说还附带电击棒的作用,当然,以装备部的特性附带的电压高达上千伏,这导致路明非每次使用都小心再小心,深怕一个不慎就打开了错误的开关。
卡塞尔学院不可能真的让处于危险状态楚梓航一个人在金色鸢尾花学院,对于卡塞尔学院的人来说,这座岛上的妞儿和老师都是弱不经风的小白兔,填牙缝的小鲜肉!以楚梓航的能力,哪怕处在虚弱状态,也能毫无压力的将这个学院屠尽,更不用说现在了。为了安全考虑,学院派出路明非替楚梓航进行每月两次的检查,确保她的身体状况。虽然更佳的选择是恺撒,但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就由第二顺位的路明非来执行这个任务。
“滴……滴……滴……”仪器开始鸣叫,路明非急急忙忙俯下身从包里掏出笔记本电脑,把贴片贴到连接处,开始传输数据。做好这一切后,路明非才抹了把不存在的汗,无奈道:“装备部为什么总搞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这东西通上高压电能有什么用啊!”
楚梓航认真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如果遇见北京地铁线上的那辆DK1型原型车时有这个会比较方便。而且如果遇到日本那种满池死侍的情况,可以用高压电,前提条件是我们自己身上不带水。”
路明非一脸无奈:“师姐我只是吐个槽而已,你可以不用这么认真的。”
“咚咚咚……”有人敲响了房门。
师姐弟俩面面相觑,楚梓航坐在桌边,手腕上还连接着装置,按照现在30%的数据传输量,根本无法立刻起身去开门,更何况这个学院不允许联系外界,这台不该出现的电脑根本无从解释。至于路明非?更是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学院的人面前。
混血种灵敏的听力已经捕捉到了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门把手被转动,锁舌咔哒一下松开,门被缓缓推开了,那位负责风纪的梵蒂冈老修女举着烛台站在门口,神色微凝:“楚小姐,请问你刚才是在和谁谈话?”
纯白绘金的传统法式书桌前,楚梓航双手交叠于膝盖上,沉静地坐着,闻声侧身答到:“不好意思女士,我刚刚在练习意大利语。”
“意大利语?”
“是的,我知道我的未婚夫是意大利人,但我的意大利语并不好,所以我私下里在用这个MP3练习。”楚梓航指了指桌上的MP3,答到。
“但我刚刚听到的好像不是意大利语,更像是亚洲语的发音?”老嬷嬷依旧一脸警觉,深怕有什么痴汉野汉偷偷潜入学院伤了这些娇贵的学生。
“因为它是中文与意大利语互译的,您应该知晓我是中国人。”楚梓航依旧淡然。
老嬷嬷终于相信了一些,叮嘱她早些休息后告辞离开了。
“真是吓死我了…”路明非从藏身的浴缸里坐起身,舒了一大口气,刚刚他藏在那儿大气都不敢呼。
“按照你现在的实力,她发现不了你。”楚梓航倒是很淡定。
“等下师姐,我想问一下,来自意大利的未婚夫是个什么情况?”路明非抬头,目光炯炯地看向了她,脸上写满了师姐你哪来的野男人师姐你就这么抛弃我了吗师姐我们曾经约好的一起打爆车轴呢?
楚梓航忍受不住地偏了下头,回答道:“是恺撒。”
“哈?”
“我现在名义上的未婚夫,是恺撒。”
“老大?他他他…他不是和诺,诺诺师姐……”路明非激动到语无伦次手舞足蹈。
“所以是名义上的。金色鸢尾花学院是只有校董推荐才能进来的,我是假借恺撒未婚妻的名义来这里修养,据我推测,恺撒他可能都不知道这件事。”楚梓航一边翻出藏在书桌抽屉里的电脑翻看一边解释。
“吓死我了,我还真以为你俩是未婚夫妻呢,那学生会和狮心会岂不是要炸了。”路明非松了口气。
“按照恺撒的性格,他是做不出脚踏两条船的事情的。他现在既然和陈墨瞳是恋爱关系,就不可能和我有什么,是你自己想多了。”楚梓航说着,撕下手腕上的贴布,关上电脑,将东西收拾好,塞给路明非,“再者狮心会和学生会每年自由一日都会炸一边,以及现在差不多到离开的点了,离开时小心些。”
“师姐,我说的炸不是这个炸,还有你这话题跳的太快我有点接受无能啊。”路明非哀叹着背好背包,爬窗翻出了房间,从蓊郁的丛林间消失。

ps:虽然老路看上去好像喜欢师兄,但实际上本文并没有楚路,只有恺楚,虽然路明非确实不开心。
pps:因为作业太多,可能下一章依旧渺远,但是我会尽快的。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