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江湖少年白

这里懒癌患者一只,更新不定,废话连篇。

【全职】爬山比赛(2)

继续逗逼,顺便欺负一下黄少和乐乐。
双花戏份不多就不打tag了。
…………………………我是正文分割线…………………………………………
       “还有多久午休啊!?”孙翔在三大心脏结束谈话后终于憋不住了,小声询问身边的肖时钦。
       “快了,快了。是12点30开始的话,大概50秒。”肖时钦举着手表道。
       “你手表准吗?”喻文州从背后戳了戳他。
       “我可是跟着学校的铃声调的,误差绝对小于2秒。话说你真的不救黄少吗?这可不是你的style。”肖时钦微微侧头,像是在看黑板上的作业,嘴唇基本不动,从齿缝中挤出这一句,顺便把几乎要整个人转过来看热闹的孙翔一巴掌拍回作业前。
        “呵,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恶作剧罢了。”喻文州轻轻地理了下书桌,同样不动唇地回答。
        “还有5秒……” 肖时钦看着手表,顺便默默地同情不知从何处又惹到喻文州却毫不知情的黄少天,并为那边闹得欢天喜地的一群人点蜡。
        “4!”孙翔幸灾乐祸地接道。
        “3……”喻文州埋头写下一道英语试题的答案。
        “2。”张新杰终于理齐了之前被打乱的书堆。
        “1~”不知何处冒出来的叶修蹲在张新杰旁边c同学的座位上,拿着一本英语书假装自己是个好学生。
        “0。”“砰!!”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门被人大力地推开,推门而人的人大声喝止道:“所有人保持原位不许动!!!”
        “啧,警察上门抓贼了。”叶修缩在张新杰旁边感慨。
         “哎呦我去!”原本想要在老师进来之前逃回自己座位的所有人的内心深处都在呐喊,“How  are  you?韩老师?”
      然而韩文清并不关心学生的内心,他盯着教室中间原本闹得最嗨现在僵得最硬、颤抖如面对猛虎的鹌鹑的张佳乐、黄少天、唐昊、同学abcde等人,冷冷地说:“你们都没有听到预备铃吗?我在楼下1楼都可以听到你们4楼的喧哗。你们!都跟着我出来!!还有你,叶修!身为班主任自己班级都不管,还在一边看热闹!像不像话!”
       “啧,老韩啊,打个商量啊,关于他们的惩罚……喂喂别瞪我,我可没有带钱包啊!”叶修歪歪扭扭地起身,从兜里边的烟盒里掏出一根香烟……型的糖,苦大仇深的盯着看了一会儿,视死如归地塞嘴里,勾着韩文清就往教室外走,“来来来,咱们去外面说。”
        颤抖的鹌鹑们眼含感激的目送叶老师带走了猛虎,刚想四散回座位,就见刚刚踏出教室门的韩•猛虎•文清回头吩咐一一虽然更像威胁:“刚刚那几个,站教室后面排成一排!站军姿半小时!班长是哪一个?”
        早有准备的喻文州默默举手。
        “等他们站好,你就在他们头、左右肩各拿三本书放上,随便放。至于你们,我就在门外听着,不管谁,掉一本所有人多站十分钟!午休不够下午补!”
         鹌鹑们哆哆嗦嗦地挪动到后边站军姿,期盼地望着正在每个人座位上拿书的喻文州一一班长大人求放过QAQ

         当喻文州移动到了后方,第一个倒霉蛋面前时,他身后跟着两个帮他搬书的男生,格外像身后跟着两个宫女的娘娘。可惜第一个倒霉蛋c同学无心欣赏,只是求救地看着喻大班长一一求放过QAQ.喻娘娘好心地放过了一号倒霉蛋,叠得非常正常。来到了二号倒霉蛋张佳乐面前,看着憋笑的张佳乐,喻娘娘心知肚明他的笑点,眯了眯眼,从身后男生怀抱的书堆中,抽出了一本字典,放在了他头上,于是张佳乐就从:-)变成了=-O,娘娘侧头打量了一下,又抽出了一本巴掌大、但是很厚的资料册加了上去,再在辅导册上面又叠了一本字典。满意的微笑了一下,又开始放左右肩,小小的资料册上大大厚厚的练习书,看着摇摇欲坠,让人胆战心惊。等喻文州开始收拾三号倒霉蛋时,张佳乐已经快哭了一一大孙你在哪儿?酷爱来救我!

        五号倒霉蛋黄少天,此时正和喻文州“深情”对视,睁的大大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期盼:队长队长……啊不,文州文州,做为你最最最最……最亲近的人,你肯定不会像对张佳乐一样对我的是不是是不是?
        喻文州对此的回答是往黄少天头上放了一本资料卡,再在黄少天激动的眼神中往上叠了两本字典,黄少天瞬间眼神死。
         如果这时再看不出什么那就不是黄少天了,于是黄少竭力维持着书本岌岌可危的平衡,深深地思考着究竟哪里惹到了喻文州,以及如何求原谅,不知道卖身可不可以。

       等喻文州折腾完,叶修刚好忽悠完韩文清回来:“刚刚我和老韩商量了一下,后面那几个噗……咳咳,少天你怎么戴了个旗头?”
       是的,喻文州特别恶趣味的拿了两本纯色的一模一样的字典,和资料卡一叠简直就是旗头,还是大红的。
        于是黄少天看着笑成一片的众人,以及朝他露出一抹浅笑的温文尔雅的罪魁祸首,继续思考到底哪里惹到了他。
       “言归正传啊。”终于笑完了的叶修敲了敲讲台,“后面那几个就是我们班参加爬山比赛的几个了,加上4个女生,刚好凑够女生组的人数,剩下的男生组你们自己讨论决定啊!”叶老师轻轻巧巧解决了没人愿意代替女生参加的窘境,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体育课代表望着叶老师的背影感激涕零,选择性无视了背后的几只生无可恋的倒霉蛋。

        “说起来黄少到底干了什么啊?喻队你这么整他?”肖时钦忍不住回头问到,一只手帮孙翔揉着肚子,旁边笑抽了靠在椅子上奄奄一息的孙翔竖起了耳朵。
         “这个嘛,等少天回来让他想起来再说吧。”喻文州笑笑。
         “哎…看起来是他们小两口的私事啊……”肖时钦感慨着,翻开了历史书。

…………………………………………………………………………………………………
站军姿顶书这件事是真的,只是不是在我身边。我小学同学QQ聊天时和我说的,发生在她身边的日常,而且不用顶左右肩,只需要顶头上,但是!他们是单脚立的,离地的那只脚上放着他们自己的手机,对,没错,那是用来惩罚带手机的。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