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江湖少年白

这里懒癌患者一只,更新不定,废话连篇。

【恺楚】如果(3)

因剧情需要,苏茜,以及日后会提到的夏弥被我性转成了男性,如果不能接受请点叉。
此章自觉OOC严重,请诸位看官谨慎。
………………………
楚梓航看着路明非消失在树丛间,便关了窗,起身去拿衣服洗澡。
堪比总统套房的法国风情的卧室里,四根包裹着翠绿色的罗马柱环绕着那件青铜铸造的法式浴缸,尽管挂上了白色的纱质帷幕,在这个月光皎洁的夜晚,纱幕中的一切依然看的清清楚楚。月光下闪耀着银色粼波的水中,静躺着一位少女,她闭着眼,披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玉的肌肤在月色下显得更加剔透,升腾的雾气中夹杂着海藻、风信子和植木混合而成的香气,如梦似幻。楚梓航睁开眼,锐利的黄金瞳威势逼人,然而女孩却以一种极度放松却又随时可以暴起伤人的姿势沉溺在温热的水中,这是她在金色鸢尾花学院养成的习惯,在缭绕的云雾间放任自己思绪翻飞。
这次的路明非明显变了很多,不到半个月,这个曾经的衰仔真的成长了,这个过去缩着脑袋畏畏缩缩却总是颤着腿挡在自己面前的少年长大了,腰背变得笔挺,眼神变得锐利,举手投足之间也带上了几分上位者的自信。虽然细节处仍能看出过去的痕迹,但改变也是惊人的。看来那份训练计划还是卓有成效的,不枉她和恺撒两个人在那儿研究半天,还把陈墨瞳苏西他们拉来讨论,虽然当时恺撒好像还有几分不情愿?
是有几分不情愿,楚梓航想着,又把自己往水下沉了几分,让热水漫过下颔。
楚梓航记得那时自己正在宿舍写日本那次任务的报告,那个恺撒和路明非为了生计去牛郎店当牛郎,自己也在高天原一个青楼里出卖色相的活动。本来恺撒出于绅士风度打死不让她参与,但这种风度却折戟与生计。尽管如此,恺撒还是在每次待客结束后跑到她这儿,确保她的安危,全然忘记了他俩的战斗力也就是旗鼓相当,那时周围的女孩们都把恺撒当成了她的男朋友,就连恺撒自己也不否认,甚至乐在其中。按他的话讲,伪装成情侣更方便行动,因为日本分部的人都知道他俩是宿敌。
恺撒就是那时来的。楚梓航本来以为是兰斯特洛来送狮心会的文件,还在奇怪他的去而复返,不料打开门却是那个当了她一个星期男友的金发蓝眼的意大利人。恺撒一手撑着门,一手拿着一份文件夹一样的东西,一开口就是一个惊雷:“我打算让路明非当下一任学生会主席,你说要怎么改造他好?”
短暂的沉默之后,楚梓航松开了门把手,回身去收拾桌子。恺撒直接进来还关上了门,楚梓航隐隐约约听到了外头似乎有女生的激动的尖叫。接着就是激烈的讨论。
说实话,路明非的可塑性挺强的,毕竟是个从未打磨过的坯子。她和恺撒就路明非的外形礼仪等方面决定了方案和执行人员,至于武力值?恺撒告诉她说校长会解决。
再然后她和恺撒因为为路明非配备什么样的冷兵器争执不下。她认为路明非适合轻便的双手刀,即使打不过也可以迅速地逃,但是恺撒那个家伙不知道看了哪门子的武器大全,刀、枪、矛、锤、弓、弩、铳、鞭、锏、剑、链、挝、斧、钺、戈、戟、牌、棒、枪、叉……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都冒了出来,甚至兴致勃勃地想把绸缎这种一般男性一听就会拒绝的武器给路明非披挂上。楚梓航的面瘫脸都快要裂了。为了防止自己的小师弟、卡塞尔学院三四十年来唯一的S级、学生会新任主席因此羞愤自杀,也为了不让和学生会有着百年抗衡历史的狮心会因此而背上徒有虚名的名声,楚梓航不理会恺撒的阻拦,直接叫来了陈墨瞳,希望她可以阻止她快要上天的男朋友。
她还记得当时恺撒在她掏出手机时就各种阻拦,从诺诺很忙到诺诺不在学院,甚至连在约会的借口都出来了,估计是不想让女友知道自己丢人的一面,从而破坏自己在陈墨瞳心中的形象,虽然熟识的人都知道这形象是早就不剩多少了的。
楚梓航想着,伸手捋了下长发,换了个姿势继续泡。不过两个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诺诺会把苏西带来,那个被诺诺称为男闺蜜的人。楚梓航记得那个时候恺撒的脸都黑了,在那个有着暗红长发如同巫女一般的女生的背后,她的男友和男闺蜜正在用眼神进行激烈的厮杀。
楚梓航一直没有想明白,整个学院,包括她自己都清楚的知道苏西喜欢的人,恺撒不可能因为感情对苏西如此敌视,如果说是因为诺诺,那么就无法解释他连兰斯特洛都敌视的行为,但说是立场关系,他偏偏又自己这个敌对势力的首领的关系如此之好,若是因为自己是女生,又无法解释他对自己和对其他女性的态度的差异。
苦思无果,楚梓航干脆放弃,擦干身子,裹上睡衣,躺上床,以标准的淑女睡姿入睡。

……………
恺撒还在单相思(虽然周围的人情商高点的都知道了),子航是根本没有想到这方面,原因上文有说。至于诺诺,我把她配给苏西了,看原著就觉得这俩很有百合感,性转后就更没毛病了。
PS之前在折腾开学前的一次检测,没时间更新。上学后就更忙了,毕竟是高三党。所以之后更新会比较少,6月考完后应该会勤快些。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