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江湖少年白

这里懒癌患者一只,更新不定,废话连篇。

【恺楚】如果(性转)(1)

楚子航性转注意。
只是一个看了龙四开头诺诺在金色鸢尾花学院而开的脑洞,如果在金色鸢尾花学院的是子航的话又会怎样,又因为该学院的特殊性而不得不让师兄性转。
大量引用原文。

【金色鸢尾花学院
北纬35度,地中海,马耳他共和国。这是一个由五座岛屿组成的岛国,号称地中海之心。它在“世界最小国家”的列表中能排进前十位,却拥有长达3000年的历史。公元前十世纪,腓尼基人就在马耳他定居了,借助这些岛屿上的深海良港,发展出人类最早的航海文明。
五座岛屿分明名为马耳他、戈佐、科米诺、科米诺托和菲尔夫拉,根据官方公布的资料,只有前三座岛上有人居住,科米诺托岛和菲尔夫拉岛都为了保护生态而关闭,甚至不允许船只近岸航行。但在那些自驾帆船和游艇来马耳他旅行的游客中,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菲尔夫拉岛上其实是有人居住的,如果你的航线沿着生态保护区的边缘巡弋,在岛屿凹进去的某处,你会看到一座白色建筑,它的外面就是一座小型的天然港,里面停泊着长达200英尺的豪华游艇和悬挂白帆的轻型帆船。对游艇有所了解的人说,那种长度的私人游艇在实际上是有数的,单是那艘游艇的造价,就不下一亿美元。好事者当然很有兴趣了解是哪位富豪隐居在菲尔夫拉岛上,但马耳他征服对此讳莫如深,只说即使科米诺托和菲尔夫拉两座岛屿上有人工建筑,那也只能是为了生态研究而搭建的临时基地,豪华私宅这种东西是绝不会有的。好事者们就只能把船停在远处,借助望远镜窥望,可那座建筑被繁茂的灌木丛包围着,泛着蓝金色光芒的防偷窥玻璃阻挡了他们的视线。偶尔里面会传出悠扬的音乐,好像正在举办一场盛大的音乐会。只有极少数的幸运儿能看到建筑里的人露面,那是阳光最温和的春夏两季,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孩们会成群结队的走过木质栈桥,脚踩细高跟的白鞋,一个个都像是骄傲的天鹅。她们登上栈桥尽头的游艇,脱下纱裙后里面是已经穿好了的白色比基尼泳衣。大海和天空一色的蓝,天海之间浮着白色的游艇,女孩们在甲板上磨指甲或者互相抹防晒油,用几天的时间把自己晒成漂亮的淡黑色。有幸看到这一幕的人,心也跟着脚下的大海一样起伏,感觉这是《辛巴达纵横七海》那类故事中才会出现的场景,简单地说就是世界之外的天堂。因为无从知道这些女孩的身份,大家就叫她们“鸢尾花女孩”,因为菲尔夫拉在古腓尼基语中就是“金色鸢尾花”的意思,那做到也可以称作金色鸢尾花岛。】
早晨5:00,天海还是混混沌沌的一片,只有稀疏的晨星漏出点点光芒,潮水层层叠叠地漫上金色鸢尾花岛的沙滩,白色建筑中的一座白色阳台上,长长的白色纱帘在风中起落。
纱帘后是一间白色的卧室,绘制着金色鸢尾花的屋顶下,女孩裹着白色的羽绒被酣睡。乌黑的长发随意地铺在床上,蜿蜒出诱人的弧度,这场面让人怦然心动,女孩睡得那么沉,呼吸那么均匀,睫毛长而浓密,在窗外洒进的微光中,她的皮肤有种玉石般的质感,仿佛触手生凉。
这时,女孩睫羽微动,睁开了双眼,素来迫人的黄金瞳在幽暗的星光中折射出绚丽的色彩。她掀开被子,洗漱后迅速换上一身泳装,外套简练的运动服,扎起长发,无声的潜出房间,开始了一天的晨练。
慢跑,攀岩,游泳,太极。当她收势之时,分针已经悄无声息的划过了240°。她迅速地向房间赶去,当她从保安身边擦过时,保安甚至一无所查。当她从窗口翻入房间时,床头的钟恰恰指向5:45
【这时太阳已经从海平面上升了起来,钟声响彻四周,金色鸢尾花岛的新一天开始了。此时此刻如果有人停船在那座小港里,且有一双能够东川防窥视隐私玻璃的眼睛,会目睹比“鸢尾花女孩集体晒黑”更美好的一幕,每个白色阳台后都是一间白色的卧室,身穿白色丝绸睡裙的女孩们集体从梦中醒来,优雅地摁灭闹钟,起床、刷牙、沐浴、裹上白色的毛巾浴衣,坐在梳妆台前涂抹乳液、描画眉梢和眼角、熟练地盘好头发……清淡的晨妆画好之后,她们已经容光焕发,蹬上一双风格简约但手工考究的中跟鞋,换上颜色素淡的礼服裙,踏着阳光出门,沿着可以看海的长廊前往餐厅,一路上恬静地微笑,相互行注目礼。这种场面令人想起中世纪的欧洲宫廷贵妇们的生活,但她们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女孩,青春逼人。】
女孩也循着她们的节奏沐浴,坐在梳妆台前,但她没有伸手触碰乳液,而是盯着梳妆镜出神。梳妆镜上粘着一张黄色的便签,随时随地都能看到今天的繁忙安排,先是早餐,然后是长达三个小时的形体训练,午餐时间考烹饪,下午是日式茶道课和英国古典文学课,晚餐之后还有声乐欣赏。
【这就是金色鸢尾花淑媛学院的风格,您既然来到这里,这是立志要过贵族的生活,生活对您而言就是一场战斗。您要时时刻刻高贵美丽,睿智性感,上可跟政界领袖商界精英讨论今天的头条新闻,下可去厨房做一款法式甜点让客人们吃了赞不绝口。走进世界各地任何一家高级餐馆,不管您有没有预定,服务生都赶紧上来接过您的大衣,伸出胳膊让您搭手,以免您穿着高跟鞋站太久了脚酸,就算是路上偶遇贝克汉姆,他还带着维多利亚,都得多回头多看您两眼。
除了励志当圣女贞德或特蕾莎修女拯救祖国和世界的奇女子,做女人做到这份上也就是极致了,而金色鸢尾花淑媛学院,恰恰是您通往这种生活的一扇门! 一家深藏不露的基金会和马其他政府合作,在金色鸢尾花岛上设立了这所学院。至于这座城堡式的白色建筑,则是1798年拿破仑驱逐了马其他骑士团之后建造的,作为他跟约瑟芬皇后的安乐窝。但还未完工皇帝就被迫退位并给流放到厄尔瓜岛上了,并未来得及享受这座仿佛置身于世界之外的休闲别墅。基金会以重金买下了这座湮没在灌木丛中的法式宫廷建筑,按照拿破仑皇帝当面的意愿修建完毕,港口、游艇和帆船都是学院的附属设施。 没有任何地方能查到这间学院的招生通知,也不设考试,想入学只能通过某位校董介绍。那些年轻靓丽的女孩来到这里,在一年里学习贵族化的生活方式,还有作为一位名门淑媛必须掌握的一些知识,从社交礼仪到莎士比亚舞台艺术。体育也是必修科目,不进行体育锻炼就不会有真正完美的身材,也不利于生育优质后代。数据显示,这所学院毕业的女孩80%以上都跟政治商业领域的精英结合,还有少数幸运儿获得了“王妃”之类的头衔。这种场面令人想起中世纪的欧洲宫廷贵妇孩80%以上都跟政治商业领域的精英结合,还有少数幸运儿获得了“王妃”之类的头衔。】
短暂地呆愣后,女孩迅速地梳妆、盘发、戴好墨色的美瞳,换上素色的礼服后出门。此时大多数女孩还在沐浴,长廊上一片静谧。女孩沿着长廊走到餐厅,向端坐在餐厅里的老师问好:“日安,女士。”那位老嬷嬷回礼道:“日安,楚小姐。”楚梓航点头,找到自己的位置安静的坐好。
不多时,女孩们都来了,她们优雅地向她点头致意,然后坐下,她也回以相同的礼节。
6:00整,侍女们鱼贯而入,将早餐端上桌,主持早餐的老嬷嬷关上了门,临海而建的悬空餐厅中,女孩们都温文尔雅地坐好在餐桌边上,膝盖上搭着纯白的麻质餐巾,优雅地用餐刀分割面包涂抹黄油。乐师在晨光里弹奏着竖琴,地中海的风掀动女孩们白色的裙角。
【在学院里,早餐也是课业的一部分,那位来自梵蒂冈的老嬷嬷会给他们打分。用餐也是贵族生活中的一门技艺,想你将来被英女王邀请参加国宴,无论端上来的是安格斯牛排还是佛罗里达产的石蟹,你都得笑盈盈地、举重若轻地对付了,绝不能招呼侍者过来说这石蟹的壳太硬,拜托你给我拿一把榔头来。】
楚梓航低下头,用餐刀挑起一抹黄油,均匀地涂抹在面包上,长长的睫羽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她盯着面包看了一会儿,淡漠地放入口中。
这一切都是加图索家和昂热的安排,自己因为过度爆血而导致血统不稳定,昂热和施耐德教授为此想了许多办法,最后他们决定替自己换血并投放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进行修养。而金色鸢尾花学院无疑是最适合只想修业的地方,加图索家也是之江学院的发起人之一,于是他们联系了加图索家族。楚梓航不知道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只知道她将作为加图索家为恺撒准备的新娘之一来这里培训,尽管全欧洲贵族都知道加图索家未来的继承人喜欢上了一个中国的红发巫女,并对她矢志不渝。事实上这一切都是瞒着恺撒进行的,对外的说法也是狮心会会长因需要执行一个长期任务而消失一段时间,那艘200英尺长的白色游艇跨越半个地中海把楚梓航送来这里,登岛的那一刻她扭头望去,只看见一片反射着琳琳波光的大海。

评论(7)

热度(90)